减少传统农业周期中的耕作拥有诸多好处:产量增加,氮素淋失减少以及大大节省了柴油。而取而代之的,是由农民最好的朋友—平时默默无闻的蚯蚓来负责改良土壤表面的工作。在瑞典一个名叫布雷达的小村庄里,Peterberg农场的经营者Gustaf Andersson就是这种 “免耕”运动的先驱。

“看来今年我们不需要对这300公顷的农田进行任何耕作了。” Andersson说。1980年以来,他一直和妻子Maria Berg一同经营着这块父辈留下的农场。

传统农场会在九月、十月的秋收后,对农田进行深度约25厘米的耕作。主要工作是掩埋农田表面剩余茎杆,去除杂草并让土壤暴露于空气中。这既浪费时间又消耗能源的过程被戏称为瑞典规模最大的挖掘工作。

早在上世纪80年代初,Andersson就开始和周边农场主一起对僵硬、难耕的乌普兰土地进行试验——把土地耕作的时间间隔提高到三或四年。试验让他发现少翻动土壤会使土壤更加健康。

“我开始完全不耕了,而只用中耕机和细钉耙翻翻表面7、8厘米的土。” Andersson说。

改进免耕法

他们开始在测试耕地里继续试验。第一个试验对象是收获后会在地里残留茎杆的油籽和豆类等农作物。接着,他们对大麦、燕麦、冬小麦分别进行了试验。

上世纪八十年代,设备制造商推出了可将种子埋得更深且能处理田间作物残余的播种机。瑞典的农机制造商Väderstad在免耕种植设备研发领域处于领先地位。其中一大改进是,农民无需翻动土壤,只需跟在联合收割机后即可为某些农作物直接播种。

“我们发现,土里的蚯蚓也随之多了起来。蚯蚓对土地的翻动使土壤疏松,让水得以自由流动。蚯蚓来担任这项工作要比使用设备工具效果更好。” Andersson说。

环境副作用

项目刚启动的时候,Andersson和邻居们本打算用耗竭土壤扩大种植面积,但环境成为了牺牲品。据瑞典农业科学大学土壤物理学教授Johan Arvidsson指出,免耕种植项目减少了氮素淋失,会造成附近河流肥料含量过高。

随着农业投入成本的上升,免耕法可以节省燃料、机械和人力成本,而无需增加化肥和杀虫剂的用量。

相比70年代来说,如今我们在每公顷土地上所消耗的燃料减少了一半,” Andersson说,“我们增大了土地面积,却缩短了一半的工作时间。”

Arvidsson教授说,免耕法不影响收成是相当关键的。农机燃料能源投入只是整个农业生产能源投入的一小部分。如果收成减少,节省燃料带来的积极环境影响将很快消逝。

态度比科技更重要

免耕更主要是针对观念而不是设备工具。例如,收割刀片应尽可能贴近地面,这将有利于地里剩余茎杆的合理去除。锋利的刀片是必不可少的,茎杆碎片必须均匀地铺开以保证不会留下杆串。轮胎越宽越好,这样可防止在地里留下过深的车辙。有规律地更换农作物也很重要。

“我们的农田一半种冬小麦,一半种春播作物。” Andersson说。

目前,免耕农业在遍布硬粘土的瑞典中南部占主导地位。瑞典其他地方也在逐渐往这个方向靠拢,特别是在以重质土为主的地区。据估计,瑞典有15%至20%的耕地采用免耕法。

“我们肯定会继续使用免耕法,” Andersson说,“我们将不断地学习和改进,每一年都将是一次新的尝试。”

文章发布于2009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