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sandra Oil 的热反应堆可以从含碳氢化合物的废物中提取石油。轮胎、塑料以及含油污的水皆可作为原料,而且几乎不需要进行分类。这既节约了自然资源,也有益于循环经济。

“我们立志于成为循环经济中的重要一环。我们的企业理念是从含碳氢化合物的废物中回收石油、汽油和原料。回收来源可以是轮胎和废塑料等等,但这项技术也可以用于净化被石油污染的水”,Cassandra Oil 首席执行官 Anders Olsson 表示。

Cassandra Oil 创立于 2011 年,其经营宗旨是将公司创始人兼主要股东 Anders Olsson 先生发明的反应堆技术商业化。

石油湖引发了技术发展

Oljesjöar utgör både ett miljöproblem och ett onödigt slöseri med en icke-förnybar naturresurs. Bild: Cassandra Oil.

石油湖既造成了环境问题,也是对不可再生资源的不必要浪费。照片来源:Cassandra Oil

“我在中东评估现有去污技术时接触到了石油湖。石油湖的形成,源于许多炼油厂缺乏处理原油中重质组分的能力。在世界上的有些地方,这些组分露天倾倒,由于数量巨大,导致形成了大量的石油湖,由此带来了相当严峻的环境问题”,Anders 说道。

“去污技术的需求很大,但现有方法有利有弊。我的目标是找到一种全新的环保方法,并且要具有高效率,能够处理多种含碳氢化合物的废物。我们这种解决方案整合了现有技术和新发明,并于 2010 年首次申请专利。2011 年成立的 Cassandra Oil 公司,就是这项可扩展的专利技术的 直接成果”,Anders Olsson 说。

烃链热裂解

Cassandra Oil 的工作原理就是通过摩擦力、流化床运转和催化作用实现热解聚 。“催化裂解实现解聚”的过程在享有专利发明的反应堆中进行,最后得到的就是轻馏分油。机械作用下产生的摩擦力用于达到最大产出和降低每桶石油的生产成本。回收的石油可以用作燃料,或用作新塑料和橡胶部件的原材料。

Anders Olsson 表示,这项技术具有诸多优点:

  • 为焚烧提供了可行的替代方案。
  • 效率高,能耗低。
  • 反应过程不生成任何危害环境的污染物。
  • 很多种含碳氢化合物的废物皆可用作原料,无需事先分类或分离原料。
  • 处理装置可以快速进行装配并运往工作场所。

废轮胎、废塑料和废油

“在西方国家,每人每年要消耗一个轮胎。每年报废的轮胎多达十亿个左右。而处理旧轮胎的一种常用方法就是在水泥厂里进行焚烧,以此利用轮胎的能含量。有些轮胎会被切碎,用作足球场和跑道的草皮,但至今没有可行的轮胎回收技术。最坏的情况就是我们什么都不去做,这样到处都会是堆积如山的废轮胎”,Anders Olsson 说道。

“我们可以分离出轮胎中的各种组分:石油可以用作软化剂;钢铁可以用作增强材料;炭黑可以用作填料。从一个 10 公斤的轮胎中,可以提取出 4.5 公斤石油。所以,炭黑占四分之一,汽油占十分之一,钢铁也占十分之一。其余就是纤维残留物和其他组分。将切碎的轮胎送入反应堆到将石油提取出来的整个过程只需要十五分钟”。

“塑料废物的处理是另外一个全球性的问题。每年,将近有 1 亿吨塑料被送往美国、欧洲和俄罗斯的废物处理场。废塑料体积巨大,不易分解。而焚烧废塑料会释放出影响环境的污染物。现代回收方法通常需要对废物进行分类和清洁才能回收。而使用 Cassandra Oil 的技术,除 PVC 之外几乎所有类型的塑料都可以用于生产石油,并且不必对废物进行分类和清洁”,Anders 表示。

使用 Cassandra Oil 的反应堆技术还可以从油淤和原油的重馏分中生产出石油。另外公司还在发明尺寸更小的移动式反应堆,这种反应堆可以放在容器中轻松、快速地运往事故地点来处理漏油事故。

瑞典的新生产设施

Cassandra Oil planerar för en ny återvinningsanläggning i Sverige. Bild: Cassandra Oil.

Cassandra Oil 计划在瑞典建设新的回收设施。照片来源:Cassandra Oil

“我们踊跃开发这项技术,其中一项创新成果就是滚筒式烘干机,它可以利用加工厂冷却系统排放的热量来干燥原材料。我们还计划在瑞典梅拉达伦建加工厂。这个项目包含一个 CASO 600 反应堆以及废料烘干机、金属探测器和气闸等预处理设备。我们的西班牙合作伙伴提出了在赫雷斯建一家生产厂的申请,该厂的产能是每年将 56000 吨废塑料转化为 48000 吨石油和 2800 吨炭黑。这座工厂还将利用加工厂释放的过量气体来满足国内电力生产需求”。

“要创建从二次原料中回收资源的回收系统需要时间和创新,尤其是在原材料很廉价的年代。我们需要加速全球转型。当前的法规呈直线流动,我们需要跟进以便提供长远的转型规则。由我们的反应堆回收的每一桶石油既节省了资源,同时也为可持续的循环社会做出了贡献”,Anders Olsson 表示。

本文发表于  2016 年 11 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