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

液化沼气和可再生沼气现在开始在重型卡车领域与化石柴油展开角逐

2014 年 12 月,赫尔辛堡一家冷气体加油站开张营业,用于为重型卡车提供液化沼气 (LBG) 和压缩天然气 (CNG)。这些可再生气体开始与较为传统的柴油展开角逐。一场革命已然开始。

具有环保意识的承运机构、载重汽车货运公司、卡车制造商以及其他公司率先参与了液态沼气的开发和销售。在赫尔辛堡,参与的公司有 ICA、沃尔沃、Cryo AGA、Processkontroll、Preem 和 BSS 以及诸如 HVF、DSV、Viebkes 和 Tommy Nordberghs 等货运公司。

半个瑞典可使用沼气

“这家新加油站由 Öresundskraft 运营,投资超过 3 千万瑞典克朗,”加油站项目经理 Magnus Extergren 表示。

“加油站坐落在工业中心 VERA Park,毗邻城市废物处理公司 NSR 设在赫尔辛堡郊区的处理厂。加油站为轻型车辆和重型车辆提供了独立的泵。由于位置靠近 E6,所以一辆卡车烧沼气可以从瑞典南部一直开到马拉达伦地区,几乎穿越半个瑞典,”Extergren 补充道。相比其他燃料,沼气的二氧化碳、颗粒物及氮氧化物排放量最低。其二氧化碳排放量比柴油低 90%。

ICA 的领头地位

bring2-200x300

冷气体加油站是 ICA 实现减排目标的先决条件

ICA 为推动使用液态沼气起到关键的催化作用。ICA 在赫尔辛堡有一个货物码头,该码头每天可以承运多达 500 辆卡车,是 ICA 规模最大的码头之一。在未来几年内,这座码头每天将可以服务 1000 辆卡车。

“ICA 的环境目标是在 2006 至 2020 年间将碳排放降低 30%。在赫尔辛堡,我们率先在与承运商的合同中包含最大排放量要求。冷气体加油站是我们实现这个目标的先决条件,所以我们大力欢迎,” ICA Sweden AB 业务拓展专员 Marcus Gustafsson 说道。

液态气体适合用于长途运输

液化气体要求使用适合新技术的气罐和发动机。公司的部分经营战略是通过与沃尔沃卡车公司合作,推动液化天然气和液化沼气作为一种可行性燃料用于商用重型卡车。

沃尔沃的甲烷-柴油理念决定了可以在柴油发动机中使用液化气体进行长途运输。沃尔沃的 FM 甲烷-柴油发动机配备了以液化气体作为主要燃料的新技术。现在卡车发动机已在瑞典、荷兰和英国上市,西班牙、意大利、德国、比利时和法国也正在引进。

总重 40-60 吨的车辆中使用了沃尔沃 FM 甲烷-柴油发动机。柴油用于点燃液化天然气。其比例为 75% 的气体和 25% 的柴油,具体取决于运输类型和行驶周期。压缩气罐储存气体的温度介于 -130 C° 至 –140 C°之间,这样可以保持液态。

沃尔沃的数据表明,在 50 辆卡车的使用期限内,使用液化天然气可以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 1 万吨,使用液态沼气可以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 4 万吨。

bring3

用生物肥料生产气体

液态沼气的本地化生产

Nordvästra Skånes Renhållningsbolag (NSR) 位于一家新加油站的旁边,它通过对来自家庭和企业的有机废物进行厌氧消化来生产沼气。

2013 年,这家沼气厂的产能翻了一番。现在每年由沼气取代的化石燃料(石油)大约为 9 百万升。

该厂是瑞典规模最大的混合消化食物残渣和堆肥的工厂之一。首先要清除气体中的二氧化碳,得到的高能甲烷气体便可作为车用燃料售卖。 Liquidgas Biofuel Genesis AB (LBG AB) (部分归 NSR 所有)负责气体净化和生产。

NSR 生产常用压缩沼气。Fordonsgas Sverige 在 Linkoping (林雪平,瑞典城市)供应车辆用液态气体,目前是瑞典同类公司中唯一一家生产液态沼气的公司。

Öresundskraft 的目标是成为Skåne(斯科讷,瑞典南部省份)生产的液化沼气的供应商,目前正在考虑投资建厂,用沼气来制造液态气体。NSR 生产的沼气是一种可行的原料,但要想进行大规模生产,需要使用多种不同的来源。可能的一种补充是用斯科讷的牛粪生产液态沼气。

转变为可持续运输

Öresundskraft 的总裁 Anders Östlund 对这家新加油站的赞美之词溢于言表。“它象征着在向可持续运输体系转变的过程中迈进了重要一步。人们对降低与配送物品有关的碳足迹非常关注;对于气候影响主要由运输引起的许多其他行业来说,同样也要如此。运输公司必须跟进液化沼气的发展。国际汽车制造商例如沃尔沃已经表明这项技术是有效的。凭借我们的基础设施,我们可以共同用可再生燃料来取代化石燃料。”

本文于 2014 年 12 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