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perhill Mountain Lodge--瑞典Åre酒店的木屋。

Copperhill Mountain Lodge--瑞典Åre酒店的木屋。

用木头盖房子,不是稀罕事——茂密山林里,披着积雪的红色小木屋,是瑞典独有的风景,也是瑞典的标志。现在,瑞典人甚至用木头建造多层公寓。利用传统材料建造现代建筑是一个有利于气候环境的办法,这个办法也许很快能进入中国的城市规划当中。

对瑞典人来说,用木头搭建房屋实在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以至于多数人都不会刻意去考虑它与气候之间的联系。植物通过光合作用获取生长所需的能量,并在这一过程中吸收二氧化碳,放出氧气,这一过程将一直持续到木材腐烂。木头属于轻质材料,运输木头的能耗比运输钢筋和混凝土要少多了。木头还拥有高强度及其它技术特点。

木材的环境效益激发了瑞典AIX Architects建筑公司(主要为公寓和其它大型建筑提供现代木结构建筑技术)的灵感。AIX公司相信,绿色建筑将逐渐成为瑞典一大主要出口商品。在众多国家和地区中,AIX格外关注中国市场。

潜在的市场

潜在的市场将现代木结构建筑技术引入中国建筑业,能带来许多好处。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建造更多的木结构房屋不仅有助于中国实现减排目标,还能促进中国林业的发展。但是,中国现有的《建筑法》暂时停留在瑞典1994年以前的阶段。而用木材建造多户公寓,1994年才首次在瑞典合法化。受到防火、木材价格等方面的影响,用木头建设多户公寓并未能得到大面积的推广。但在瑞典,伴随着新法规的贯彻实施,人们的思想观念也在逐渐转变,六、七层的木屋在瑞典的城市已是相当普遍。

Lars Johansson是AIX Architects公司的合伙人之一,他相信中国的木建筑材料限制可以借鉴瑞典的经验。“木材并不一定是最易燃的材料。”他说,“这其实取决于施工技术和建筑的保护方式。” AIX公司专研现代木材工程有几十年了,他们向世人证明:工业效率和大规模生产可以降低成本。

钢筋和混凝土是目前中国现代建筑使用的主要建筑材料,但中国还保存有许多著名的木建筑。“许多历史建筑都是木结构的。现在也有爱好特别的有钱人建造独户木屋。人们对木结构的公寓建筑还比较陌生。在我们讲解了现代技术与木材结合的诸多好处后,我们得到了很多正面的反馈。” Johansson说。

该公司运往中国的是建筑模块(如墙和地板)的半成品。在实际操作中,扁平包装的瑞典木材被装入集装箱,然后在目的地被装配进八至十层的建筑中。

房间或套房可从木搁栅进入,而木搁栅通往铜墙的天井。

房间或套房可从木搁栅进入,而木搁栅通往铜墙的天井。

Johansson介绍说:“这些年来,中国政府一直在鼓励退耕还林,以应对国内木料紧缺的问题。该国的林业也许会在20至40年内迎来一次大丰收。 但在那之前,建筑行业对木材的需求增大是有可能的。其中一种供给途径就是从瑞典进口经过加工的木材。”

Johansson强调了“整体”的重要性。即:要保证每个加工阶段所产生的二氧化碳量都尽可能的低,也就是说,瑞典方面必须将木材半成品模块的环保性能调至最佳,才能运往中国。瑞典公司从未停止过研究工作。他们还结合试点项目来帮助中国转变对木建筑的成见,从长远来看,这一工作甚至有望改变中国的建筑法规。

瑞典的生态科技在中国盛行

中瑞两国正不断增进在环境技术上的交流与合作,AIX公司正是瑞典方面的急先锋之一。中国市场已成为瑞典第二大的环境技术出口对象。瑞典驻北京大使馆的环境技术中心正在努力扩大贸易规模。

现在,主要焦点都集中在城市发展方面。瑞典人正在寻求与中国几座建设中的生态城市进行合作以实现双赢。成员包括AIX公司和其它八家瑞典公司的瑞典建筑师及工程师协会正在和中国曹妃甸国际生态城进行项目协商。这项协议的达成,为瑞典展示其业内领先的环境技术提供了一次难得的机会。

本文发布于2011年4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