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co来到中国

“看到北京的天空蓝了一些,我感觉这其中多多少少有我们的功劳。”2015年6月一个晴朗的早晨,Mark Ryberg先生坐在北京的一家酒店的餐厅眼望着窗外说道。

Mark在15年前是Sweco建筑公司瑞典南部区域的负责人,由于一个偶然的机会主动请缨探索Sweco建筑公司发展中国市场的可能性。

对于将瑞典工程技术引入中国,瑞典的专业人员有着非常不同的观点。一部分人从纯技术的角度出发,考虑到中国的项目与瑞典业界公认标准之间的差距,认为时机未到,甚至认为参与中国的项目很可能会变成参与破坏环境;而另一部分人则从社会性的角度出发,认为每一点的进步都是宝贵的,尤其是在经济快速发展的中国。

Mark属于后者,并积极开拓中国市场,和自己的老搭档、规划与景观大师Peter Krigstrom先生带领Sweco项目团队为每一个中国项目设定脚踏实地的目标,争取在每个项目中都取得一点一滴的创新和进步。

caofeidian_plan_03

牛刀初试:上海罗店北欧新镇项目(2002-2004)

始于2000年底的上海罗店新镇项目,由Sweco建筑公司副总裁Leif Aberg先生和首席总规划师Ulf Ranhagen教授搭档负责,Sweco首席建筑师PG Hillinge和多位资深的建筑师、景观建筑师参与了设计过程,标志着Sweco将北欧城市规划与设计特色引入中国。

该项目是上海市“一城九镇”中的北欧风情新城,用地面积包括规划区12km2及核心区3.8km2,规划人口30000人。在设计上,Sweco秉承着:
• 基于可持续发展概念创造规划结构;
• 将北欧小镇的建筑和环境特点结合到现代中国城镇中;
• 将北欧景观元素演绎在新镇中心区的景观设计中。

宝山区政府相关人员在参观瑞典的第一个首都Sigtuna古镇时,被北欧小镇与自然融合的亲切风格深深吸引,并强烈希望在罗甸新镇体现这种风格和特色,镇中的“美兰湖”即取自Lake Mälaren(Sigtuna南部的一个大湖)。虽然在罗店新镇的规划中,一些在能源、水处理、垃圾处理方面的技术措施建议没有被实现,但是这个项目为Sweco在中国的发展开了一个好头,也为后来的项目提供了经验。

致力于城市可持续发展的Sweco专家们

唐山曹妃甸项目(2008-2009)

随着中国政府越来越重视城市发展对气候和环境的影响,曹妃甸生态城项目在中瑞政府的合作平台上应运而生。Ulf Ranhagen教授与Leif Aberg副总裁再度联手,将城市可持续发展的理念全面贯彻到生态城的一系列项目中。曹妃甸项目工作的目标是“使之成为享誉世界的’以人为本、社会进步、经济繁荣、气候中性、环境可持续发展’的新城。”

正是在曹妃甸生态城规划的过程之中,瑞典政府基于Ulf教授等专家的研究,推出了“共生城市”(SymbioCity)理念和工作方法。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建设初具规模的哈马碧湖城也被作为曹妃甸生态城项目的标杆。

参照哈马碧的生态循环模式,曹妃甸项目成为其在中国的第一次尝试。“曹妃甸生态循环模式包括一个对能源、垃圾和水资源的综合处理方案。这个模式的一个主要优点是能够利用将污水处理厂的污泥和有机垃圾产生的沼气提纯为车用燃料,废水、雨水资源得到最充分的利用,垃圾焚烧进行热电联供,利用风力发电和地热资源等绿色能源。 ”

为了科学地规划这一新型的市政系统,来自不同领域的专家、规划师、景观建筑师和建筑师通力合作,充分实现了跨专业跨领域的配合和整合。曹妃甸项目为中国的生态城规划和支持城市可持续发展的规划树立了新的标杆,世界建筑杂志还在2009年为其出版了特刊。

-可持续发展中心 Sustainability Center
作为曹妃甸生态城的一个地标建筑,可持续发展中心向公众展示生态城的理念和技术细节,而其建筑本身就从多个方面印证着可持续性。无论是从建筑外观和功能,还是从室内设计和景观设计方面,都尽量做到节能环保。例如,节能型通风和空调系统;采用深井进行季节性能量储存,用于供热和供冷;环保的垃圾收集和处理系统示范; 小型太阳能和风能利用,等等。这个建筑设计项目的负责人Anna Hessle女士,现已成为Sweco建筑公司中国市场的负责人。

-生态城的主题与指标体系

caofeidian_sustainabilitycenter_01

生态城的规划覆盖九个主题,每个主题对应着一些指标及其目标水平。这九个主题针对可持续发展城市的特点一一展开。例如,在“交通便利的城市”这一主题下,规划提出综合轻轨、快速公交系统(BRT),以及行人和自行车的交通模式。主要指标包括,’所有建筑入口到当地的公共交通系统的步行距离’,’从城市节点的BRT主站点到达住宅区和工作地点’,’私家车出行与所有当地交通相关出行的比例’等;对应的目标水平分别是’住房和工作场所中,90%离公交车站不到300米’,’住房和工作场所中,100%离城市节点不到800米’,以及’ <10%’等。规划共选择了30个关键指标和141项完整指标。曹妃甸生态城规划指标体系也成为后来中国新城规划建设中运用指标体系的第一个范本。

未来的机遇和挑战

在经济的起伏波动中,曹妃甸并未如预期发展迅速,这也给曹妃甸生态城的项目带来了阻力。不过,抛开经济发展的因素,如何更好地将瑞典的环境工程技术与中国当今的社会经济和技术及法规相匹配,是摆在所有瑞典企业面前的机遇和挑战。

加强与中国本土团队的合作将提供新的发展平台,因此,在曹妃甸项目之后,Sweco拥有了位于北京的办公室和中国团队。与15年前相比,中国的观念转变巨大,Sweco在中国市场上的知名度与日剧增,那么,其优势和竞争力在哪里?

Sweco中国市场首席代表谭英女士介绍说,Sweco是一个在重视个人能力的同时充分发挥团队协作优势的企业。“每个人都足够专业,每个人又都有团队协作意识,加之共生城市工作方法所提供的工具,这样的团队无疑是最高效创新的。”

最近在斯德歌尔摩、哥德堡、马尔默这3个瑞典最主要的城市里,Sweco的员工都先后迁往新的办公地址,原因是公司的一次新的并购需要更多的空间将十几个子公司的所有员工安排在同一栋办公大楼里,以促进员工之间的交流。这种平台的搭建,使得公司的专业幅度涵盖了城乡建设的各个方面,员工跨专业合作的意识达到行业前沿,Sweco重视“人”的企业文化也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

luodian_built

谭英女士在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城市规划系获得博士学位,从2002年开始在Sweco工作,参加了Sweco在中国的几乎所有项目。她说,‘我自己也没有想到会在Sweco一下子工作了这么多年。让我一直坚持下来的最主要原因就是有幸和这么多来自瑞典不同城市的不同领域的专家们在一起工作特别有乐趣,充满挑战和收获。再有就是能够以这种方式为推动中国的城市和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出一点力感觉很欣慰。’

本文于 2015 年 10 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