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class="size-full wp-image-455" title="ramnas-1" src="http://advantageenvironment.net/wp-content/uploads/2010/12/ramnas-1.jpg" alt="玻璃吹制工艺的历史可追溯到2000多年前" width="441" height="219" />

玻璃吹制工艺的历史可追溯到2000多年前。

Lena Måwe一直在努力降低自己的Ramnäs Glashytta工作室对环境的影响。不过,她仍是传统玻璃吹制工艺的坚实拥护者。“其实,我们并不需要为了环保而牺牲玻璃的色彩,制造一些单调乏味的东西。”她说。

Måwe和她的合伙人– Carl Ryd利用回收玻璃生产他们的产品。因此他们的原材料包括废弃的矿泉水瓶和果酱罐。Måwe发现,这些大量生产的玻璃在加热后会迅速变硬。“与普通结晶玻璃相比,我们可用于玻璃吹制的时间只有三分之一。”她说,产品受到了回收玻璃成分的影响,因此,生产蓝色玻璃最好用旧的蓝色酒瓶。

过去,改变回收玻璃的颜色非常困难,但一次小小的改革让使用回收原材料制造的新玻璃有希望穿上“新衣裳”。Ramnäs Glashytta工作室走在了此次改革的最前端。

玻璃吹制工艺中的环保

目前大约有15种颜色的彩棒可为回收玻璃着色

目前大约有15种颜色的彩棒可为回收玻璃着色。

玻璃吹制是一项有着数千年历史的传统艺术工艺。尽管火炉变得更加节能,各生产阶段采取了绿化改进,但材料、方法及工具却仍旧是“老一套”。Ramnäs Glashytta工作室就是努力改进的典范之一,他们不使用化石燃料,而是利用可再生能源所产生的电力来烧制烤炉,从而减少了碳足迹。该公司还采用了可回收利用的包装材料。

Ramnäs Glashytta工作室从回收的钠玻璃中获取原材料。钠玻璃是一种由石英砂、石灰岩和苏打灰组成的混合物,它所含的化学制品比传统结晶玻璃要少。曾几何时,给这种回收玻璃着色的唯一办法就是在彩粉中滚动。这种方法虽能创造出一定的艺术性,但只能将颜色不均匀的涂在玻璃表面。

“彩棒”是手工制玻璃着色的主要方式之一。工匠为普通结晶玻璃着色时,可以选择的“彩棒”颜色达数千种。可彩棒却无法用于回收钠玻璃——因为在冷却过程中,这种纳玻璃与颜料无法均匀地收缩,这会造成颜料开裂。过去两年里,Ramnäs Glashytta工作室与德国玻璃公司Optul一直在共同研发和测试适用于回收玻璃材料的彩棒,这种彩棒可以均匀、光滑地涂在玻璃表面。

目前为止,Ramnäs Glashytta与Optul公司之间的合作已经为回收玻璃度身定做了15个颜色的不含铅的“彩棒”。“这是玻璃制造业的一项重要突破,对于那些大量使用回收玻璃的发展中国家的玻璃制造商来说,更是意义重大。” Måwe说。这种新的着色方法同时还提升了回收玻璃在艺术和设计应用中的地位。

本文于2010年12月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