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细菌可让雪霉菌走投无路

对于较高纬度地区高尔夫球场的草皮来说,冬季可不太好过。果岭(球穴区)和球道不但要忍受冰雪和寒风的侵袭,还要面对大量细菌的威胁——例如雪霉镰孢菌。雪霉菌主要存活于寒冷但降雪时间并不长的地区。

灾害的发生通常离不开几个要素:易受感染的寄主(草),一种活跃的寄生物(霉菌),和适宜的地方气候(低温且湿度高)。草一旦受到霉菌感染,植物体的主要机能将被破坏或受阻,往往导致草地成片的坏死或停止生长。

雪霉菌传播的途径有很多。真菌孢子(还有菌丝体)可随着气流传播,也可以依附在鞋和机器上。雪霉菌有时也会潜伏在草丛里,等待适宜的湿度和温度以大量繁殖。雪霉菌能侵袭几乎所有草类,而牧草(早熟禾)是雪霉菌感染病症最为严重的一种。

减少杀虫剂的使用

作为瑞典环境战略研究基金会赞助的MASE项目的一部分,科学家们已经开始鉴别和提取一种能够抑制雪霉菌的土壤细菌。经过多次测试,科学家发现:分离菌ME700(一种革兰氏阴性菌)具备这种特性,这种细菌的保存和转移可以通过发酵来实现。五块在秋季饱受雪霉菌侵袭的瑞典高尔夫球场被选为野外试验场,试验结果显示,使用ME700的效果与普通的杀菌剂一样好。

“ME700的使用,在瑞典南部有着不错的结果,我们希望在英国的高尔夫球场也能获得同样的成功。”MASE的研究员Leif Johansson说,生物农药野外试验正在英国宾格利的运动草坪研究院进行。如果ME700能在英国达到预期效果,该项目赞助商希望能在与瑞典南部气候类似的北欧和美国东岸寻求更广阔市场。

瑞典高尔夫联盟一直在关注MASE项目的研究成果,他们对寻求化学农药的替代品表现出了极大兴趣。瑞典高尔夫联盟的环保准则一直建议成员减少杀菌剂的使用。因为许多球场紧邻自然保护区,该联盟将来很可能会出台限制或禁止使用化学药剂的规定。

高尔夫球场的细菌应用前路漫漫

然而即使ME700试验很成功,也还不能就此断定这种细菌能够商用。针对此类微生物和化学药剂,欧盟有严格的规定。也就是这种细菌的商用还需要通过相关的毒性检测、环境影响评估、风险分析和其他研究,这不光需要花费一大笔钱,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有效物质成分的核准至少需要5年的时间,申请产品许可又需两年。赞助商必须对替代性药物的市场潜力有着充足信心,并为自己的信心预备一大笔钱,以使得替代性药品真正得以商用。

用途多样化

MASE项目的调查结果显示,天然的土壤细菌可先在实验室中进行人工培养,而后再将它们放回自然环境中补充现有菌群。这样可以帮助农作物更好地防御真菌侵袭以及其他疾病,从而生长的更快更好。

自2004年初期阶段以来,MASE项目已经完成了多达200多次、涉及10种微生物的野外试验。在这些试验过程中,试验结果将会与常规种植办法的结果进行比较——其中包括化学防治的结果。科学家们从目前的细菌试验中看到了光明的未来,从小范围到几百公顷的扩大化试验已经开始。

文章发布于2010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