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休闲游船的数量达到了130万。也就是说每七个瑞典人就拥有一艘船。这也没什么好奇怪,毕竟从斯特伦斯塔德北部的斯维讷松德到哈帕兰达,瑞典拥有2500公里的海岸线。如果算上所有的海湾和岛屿,瑞典的海岸线长度可达12,500公里,相当于地球周长的四分之一。瑞典拥有60000多个岛屿,95000个适航的湖泊,1000公里长的运河。

多数休闲游船都是小引擎的小型汽船。这类引擎通常只有两冲程,不到10马力,但会产生大量的多环芳烃和一氧化氮。污染较小的四冲程引擎近年来愈发受到市场青睐。然而,较大型引擎消耗的燃料也更多。所有摩托艇和帆船船主都在海里遇见过一个不怎么引人关注的环境问题——船体污垢。

抗藤壶的船底漆

havstulpaner liksom

藤壶令许多船主头疼。

最令船主头疼的问题是:能够迅速附着在船体上的海藻、蚌类和藤壶。这个问题必须要特殊的防污措施才能解决。下水六个月后,船体附着物会增加航行阻力,使船的燃料耗费增加40%。增加的燃料消耗给船主增添了经济负担,也增添了污染和二氧化碳排放。

许多防污物质对其它动植物也有害。这虽在情理之中,但是却违背了制造防污剂的初衷。过去,防污物质含有毒性很强的水银、砷、铜。现在的防污产品已不再含有水银、砷、铜,但仍然含有毒性相对较小的TBT(三丁基锡)。根据联合国国际海事组织的要求,TBT自2008年起禁止使用,船体上不得含有TBT,以免滤入水中。随着世界各国对防污物质的要求越来越严格,如今,市面上已很难再见到有毒性的防污漆了,这也导致船主很难有效去除污垢。现在的防污漆,采用铜和某种生物杀虫剂的混合物,可以杀灭有机生物。尽管这类防污漆危害不强,但对环境一样有负面影响:涂料会慢慢溶解,从船体上脱落,使有害物质进入生态系统;秋天,当船只被抬出水面刷洗时,有毒物质的排放变得更加集中,砂光粉尘和刮漆会污染存放场所的地面。

现在市面上出现了可以替代毒性防污漆的产品。比如,既然有机生物很难附着在光滑的船体上,那么纳米技术将来便可以应用于这一领域。对于小型船只来说,抬起船只除去污垢,也是一种行之有效的替代方案,但这不适用于商用船只;一些港口拥有类似洗车场的清洗设施——先将休闲游船抬出水面,再用巨大的旋转电刷清洗船体。不幸的是,寻求毒性防污物质替代方案需要个漫长的过程。

I-Tech公司与船舶漆研究项目组合作,开始了防污漆环保替代品的研究,目的是研发下一代防污漆。生物学家和化学家们正在搜集大量有关船舶污垢的信息,这些信息将交由I-Tech用于研发和商用。此举的目的是为了开发新的防污办法——这些方法必须环保,其竞争力及有效性必须获得船主的认可。最终产品必须同时适用于休闲游船和大型船舶。科学家们发明了一种名为“catemines”的物质。将少量catemines加入船体涂料,就能阻止藤壶附着,保证船体表面清洁。起初,科学家们以为catemines让藤壶无法产生黏合剂,因而无法附着于船体表面。其实,catemines可以影响藤壶的腿部活动,使它们游得更快,这让它们无法附着船体表面或停于某处。

一个未知的问题:catemines是否会破坏环境?对此,科学家们开展了一系列的研究,结果显示:以人类目前的知识来看,这种物质对环境无害。来自歌德堡大学和查尔姆斯理工大学的科学家,将继续为这种物质研发涂层工艺,制造出可以防止其他船体污垢的物质。自2003年以来,Mistra研究基金会一直在资助这个项目。

文章于2008年2月首次发布于Advantage Environment